李浓墨《极品皇帝》小说在线观看

作者: 傻猫    分类: 爱生活     发布时间: 11-10 20:12    浏览次数: 4332     1 条留言

一场梦,一场春梦,一场关于男人和女人的春梦,一场关于一个男人和数十个女人的春梦。
  这个梦正做得李潜全身爽歪歪兴高采烈时,貌似无意中翻了个身。或许潜意识中,他是想换个体位享受一番吧。但是可惜的是,那张提供他做春梦的床,实在太简陋狭小了。
  “咕咚!”一下,李潜身体和冰凉的水泥地板来了次亲密接触。
  脑袋传来一阵剧烈疼痛,让李潜气得差点破口大骂,非是摔疼了的缘故。而是一场好梦,就此烟消云散了。在那场梦里,他可是皇帝啊,正在和几十个后宫嫔妃一起开无遮大会呢。这种好梦,一辈子也做不到几次吧?
  心中正在懊恼不止的时候,李潜突然感觉身体轻飘飘起来,意识也渐渐模糊不清。如坠云间,飘飘荡荡,迷迷糊糊,眼前七彩光华流转不断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身子又没来由的突然一沉……
  ……
  李潜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置身于一个花园内,更搞笑的是花园的另外一头,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在对着一个跪在他面前的年轻人拳打脚踢,那年轻人哭声震天,哀嚎不止,让李潜心里也对他有了些同情。当下,李潜朝那两人所在之地走了过去。
  “你这个混蛋!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?现在突僠对我大商虎视眈眈,如果不是你八弟守着,你这皇帝还有命做?大周大秦提出的什么岁贡减半,你居然因为一对明珠石狮子就轻易答应!还有还有!让你凡是多过问辜太师,可是却没叫你把国事都让给他做主,你是皇帝还是他是皇帝?”
  老头越骂越上火,踢脚就朝那年轻人身上猛踹了两脚,那年轻人只是哭着求饶,并没有还手,李潜听着好奇,不由上前一步,劝慰道:“老丈,教训儿子也不能这样开全武行啊。”
  “儿子?我是他曾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!”老头听李潜一劝,火气更甚,指着旁边一角数落道:“这混蛋的混帐老子在那边跪着呢!”李潜顺着望去,果真有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跪在墙角,口中还兀自念到:“愿老祖宗息怒,我知道错了……”
  见李潜开口,那年轻人不以为然道:“哼,大商气数已尽,就算我想对得起列祖列宗也来不及了。兵权落入旁人之手,辜太师党羽众多,我当这个皇帝也是白搭。嘿,谁要真的有兴趣做那皇帝,谁当去,我才不想做了呢!”
  老头儿见年轻人顶嘴,胡须一翘瞪眼怒道:“朽木不可雕也!老夫冒着天谴前来指点你,你居然还是冥顽不灵。另外找一个皇帝!难道你以为我不敢么!”说完,老头儿走到李潜面前说道:“喂,年轻人,有没有兴趣做皇帝?”
  李潜听了呆了会儿笑道:“原来我还在刚才的皇帝梦里没醒来啊。”此话惹来了年轻人一个白眼:“看到没,此人状似呆愚,更甚于我!”
  “哼,未必他在你的位置不能比你做的更好!”老头儿一脚把那年轻人踢飞了以后,拉过李潜笑道:“既然你能来梦龙虚境,那就是与我大商有缘。这混蛋小子气数已尽,不若就由你代替他做我大商皇帝,到时候全大商的钱都是你的,全大商的美女都是你的,如何?”
  李潜只道自己身在梦中,顿觉大大有趣,于是便接口道:“那自然好办。”说完,李潜心里却忐忑想这梦境怎么还不醒来。
  见李潜答应,老头儿大喜,将他拉到花园中的一口井前道:“小兄弟,既然你答应了我去做大商的皇帝,老夫也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  “老丈请讲。”李潜倒也配合,面上肃然应诺。
  老头儿认真地说道:“实不相瞒,大商气数不长了,若小兄弟你不能改变大商的气数,那便会有杀身之祸。”
  李潜心想这梦大有意思,遂配合笑道:“既然答应老丈,便将生死置之度外,老丈尽管放心。”
  老头儿看看李潜,又再看看旁边莫不在乎的年轻人,用力拍了李潜一下道:“那,老夫祝小兄弟马到成功!”说完,老头儿飞起一脚踢,将李潜踢入了井里,七彩光华瞬间爆起,然后湮灭……
  “黄裳,黄裳。”
  一个尖锐的声音刺得李潜耳朵发麻,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在推他,竟然将他的意识推得渐渐清晰了起来。
  “黄裳,黄裳您快醒醒。”那个声音继续响起,这次相较更加焦急,甚至还带了点哭腔。推李潜的力道,也更加强烈了起来。
  “哪个混蛋吵醒老子?”李潜头脑中感到一阵清醒,意识也回归进了大脑。不过,任何正常人类,睡得正甜时被人吵醒绝对不会有好脾气。当即下意识的破口大骂起来。
  “老奴该死,老奴该死。”那个声音,突然变得恐慌起来,尖锐中带着些颤抖。
  “奴才等该死,奴才等该死。”随着那个声音之后,突然又传来一片颤抖的叫声。直将李潜吓了一跳,心道,奶奶的,老子这破房间里什么时候堆了这一批人?吃了一惊吓后,头脑才真正清醒过来。将朦朦胧胧的眼睛睁开一瞧……
  约莫有十来个奇装怪服的家伙们,在李潜注视中错落有致的跪在他床畔前。为首的那位,是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头儿,只是脸上光洁白皙,没有半点胡子。脑袋埋得太深,表情看不太真切。
  “呃,拍戏呐。”李潜打了个哈欠,无趣的挥了挥手:“你们继续,我再眯一会儿。”
  刚懒洋洋的倒在床上,蓦然之间,李潜心中闪过一丝不对劲。后背上传来一阵寒冷,激得他一骨碌爬将起来,飞快的从床上跳了下来,捂住了胸口厉声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怎么在我家?”
  “黄裳!”那老头儿没有回答李潜的提问,而是从原来的地方跪爬到了他面前,抬头叫魂般高叫一声,“嗳,御医!黄裳怎么会这样!”
  随着他的话,一名五十开外的中年男子走了上来,先是跪到李潜跟前砰砰磕了两下头,起身来到他跟前,伸手轻扶住他的头观察起来。只见那御医眉头时而舒卷时而蹙起,口中更是陪着啊,喔,咦等语气助词。
  之前,李潜虽然给他磕头的行为给搞得莫名其妙,但是回过神来以后却反应迅速的抬起手‘啪’的一下,反手打掉了御医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魔爪喝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!你们想干什么!我不是你们说的那个什么黄裳!我家里什么都……”
  打量了一下四周,李潜口中即将出来的没有两个字被生生地扼在了喉中。眼前,明明就是一间装饰得典雅万分的古代卧房,他那四处扔着臭袜子脏内裤的小窝已然不见。李潜眨巴了下眼睛,不敢相信。
  操了,莫非他还在那个嫣红锦被翻大浪的梦里没有醒来?还是跟刚才一样,又做了一个梦里的梦?
  为了证明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,李潜伸出手掐了自己大腿一把,那手下不留情的力道揪的他哎哟一声叫了出来,腿上传来的刺痛感很明确的告诉了李潜现实——他没有做梦!
  额头顿时冒出了许多细密的汗珠,李潜开始回忆起之前的点点滴滴。春梦,掉下床撞到头,然后一头晕了过去,然后到了一个奇怪的花园,遇到了那个老头儿,再后来就是这里……
  李潜心中咯噔一跳,莫非,他真答应了那老头便真的做了皇帝?翻身下床,李潜走近那个老头,拽起来伸手就往胯下探去,那老头身子一颤,却也没有抗拒,只是一张白脸给憋的紫红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  太监!手中那根软如蚯蚓的东西很明显少了一些零件,根据李潜下班闲暇时间内对各种小说的阅读知识理解,在历史上只有一种人才会割掉子孙袋,那便是在宫里服侍皇帝及内宫的太监。
  等等,李潜想起刚才这老太监叫他黄裳,莫非叫的是皇上?
  像是为了证明李潜的想法,那太监颤声问道:“皇上,可是有何不适?您是万金之躯,可别吓老奴啊!”
  李潜心里突然像堵上了一块石头,气也不顺畅起来,手下松开那太监的蚯蚓,扶住了床的栏杆。以前看意淫小说里一穿越就有各种艳遇的主角都是兴奋莫名,可李潜现在想的居然是他那台才配了不久的电脑和银行里8000的存款!
  辛辛苦苦攒下的血汗钱!踏破论坛下的小泽玛莉亚薄码录影!还有他昨天泡吧钓的妹妹,这些因为那个奇怪的梦,全都莫名其妙的从自己的生活里消失了!李潜死命地抓着栏杆,手下不断的加力,心里的不适应感完全化为了不断加重的力道。
  只听‘啪嚓’一声,李潜手中的栏杆应声而断,那一群太监和御医全都齐刷刷地跪在地上死命磕头,口中还直呼:“皇上息怒,皇上息怒!”
  唉,俗话说的好,既来之则安之,李潜现在就算是有满腔怒火也没宣泄处。再退一步想想,不管是梦也好,是真也好,当个皇帝总比穿越当奴才的好多了吧。阿Q式的自我安慰让李潜心中烦郁顿时大减,脑子里也开始盘算起来。
  那老头儿说,这什么鸟大商命数将尽,也就是说自己目前还是个安稳皇帝,但要是不能作出彻底的改变的话,那自己也会因为大商的灭亡而死翘翘。李潜在心里再一次鄙视了那个老头,又为自己的白痴鄙视了自己一下。
  然后应该怎么样呢?让这帮子人都出去,静静再说。根据李潜本人对小说的热衷研究,那些小说里的鸟人尚且能融入集体,他从小就担任社会主义接班人的还能比他们垃圾么?当下结合XX微服私访记及央视正剧观摩心得,李潜手心朝上微微抬起,口吻略带威严地说道:“平身。”
  一帮子人趴在地上面面相觑,却没有起来的意思。
  李潜加大声音,又说了一次:“平身!”
  那群人竟然将身体伏的更低了,为首的老太监颤巍巍地抬起头瞄了李潜一眼,看着他的手势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皇上可说的是平身?”
  李潜一听把头点的跟捣蒜一样,说:“对,朕就是这个意思!”心里有些奇怪,自己说平身有这么难懂么?
  老太监等人听李潜确定了是叫他们起来以后,满脸欣喜,一副死里逃生的模样,让他好生诧异。
  就在他们准备起来的当口,屋外一名太监突然拉长嗓子吼道:“皇后驾到!”